歡迎訪問戲曲文化網
聽戲看戲學唱戲就上戲曲文化網!
當前位置:主頁 > 戲曲名篇 > 戲曲曲目 >

積淀不足陷困境 新興劇種:生存,還是毀滅

積淀不足陷困境 新興劇種:生存,還是毀滅

蘇麗萍

●上世紀60年代初,新興劇種達64個

●上世紀90年代,新興劇種尚有47個

●日前最新統計顯示,新興劇種僅存15個

64,47,15……這三個依次遞減的數字,是不同歷史時期全國新興劇種的數量。

新中國成立后,不少地區創立了新的劇種,如北京曲劇、吉林吉劇等,這些新創劇種被稱之為新興劇種。至上世紀60年代初,64個新興劇種成為我國戲劇百花園中的新奇葩。

30年后,據權威機構統計,新興劇種尚有47個。

如今,歷經半個世紀的時代變遷和社會變化,新興劇種仍在遞減。近日記者從由文化部藝術司、中國戲曲學會和吉林省文化廳在長春舉行的“全國新興劇種暨吉劇發展學術研討會”上了解到,我國新興劇種目前僅存15個,且不少劇種和其劇院團生存艱難,有的劇種僅有一個劇團,有的劇種甚至沒有專門的劇團。是任其自生自滅,還是幫助其走出困境?這些,都引起專家學者和從業人員的憂慮和深思。

植根沃野鑄輝煌

新興劇種大多誕生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當年周恩來總理說,東北怎能沒有自己的劇種,于是我們東北三省就分別創立了吉劇、龍江劇和遼南戲等獨有的劇種。”白發蒼蒼的黑龍江省龍江劇院編劇張興華深情地回憶道。

不止東北,北京、河北、貴州、甘肅、廣東等地都創立了自己的劇種。這些新興劇種多是由皮影、曲藝、民間歌舞或山歌小調發展而來,劇目也多是挖掘當地或本民族民間傳說,亦或是從母體藝術的唱段、小戲發展成為大戲的。雖然產生的時間并不長,但在領導關懷、專家指點和從業人員的努力下,新興劇種以鮮明的地域文化特色、濃郁的鄉土氣息和年輕活潑的舞臺呈現,令人耳目一新,涌現出一批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俱佳的優秀劇目,有10個劇種的14個劇目先后獲國家級獎項,如吉林省松原縣滿族新城戲《鐵血女真》、黑龍江省的龍江劇《荒唐寶玉》和《木蘭傳奇》獲文華大獎;甘肅隴劇《官鵝情歌》獲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殊榮;吉劇《關東雪》、唐劇《人影》獲“五個一工程”獎。此外,吉劇《三放參姑娘》、《桃李梅》,內蒙古漫瀚劇《契丹女》、蒙古劇《滿都海斯琴》、唐劇《鄉里鄉親》、黃龍戲《無事生非》、梅州山歌劇《桃花雨》以及北京曲劇《煙壺》、《龍須溝》、《茶館》等,都叫好又叫座,受到專家和觀眾的一致好評。

新興劇種雖是偏居一隅的小劇種,但其濃郁的民間性和藝術個性,受到當地人們的熱烈歡迎。如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的新興劇種就保持了關東風格和黑土地特色;蒙古劇和彝劇飽含草原和邊疆的少數民族的剽悍個性;而北京曲劇則以京味見長。這些新興劇種豐富了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活躍了城鄉文化市場,并為繼承和傳揚當地民間技藝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立下了汗馬功勞。

同時,新興劇種也出現了像龍江劇的白淑賢、北京曲劇的許娣和張紹榮、甘肅隴劇的雷通霞和邊肖等一批獲得中國戲劇梅花獎的優秀演員。其中白淑賢曾獲中國戲劇“二度梅”,成為新興劇種的驕傲。

積淀不足陷困境

新興劇種屬于地方戲,改革開放以來,新興劇種與一些歷史悠久的古老劇種一樣,受各種文藝形式的沖擊,逐漸陷入困境。“有的新興劇種是大躍進的產物,文化積淀不深,勢單力薄,在戲曲不景氣的情況下無法生存,因而消亡。”中國戲曲學會會長薛若琳解釋說。

而目前僅存的15個新興劇種是:北京曲劇、唐山唐劇、內蒙古漫瀚劇、遼寧遼南戲、黑龍江龍江劇、吉林吉劇和滿族新城戲及黃龍戲、甘肅隴劇、廣東梅州山歌劇、云南彝劇、貴州黔劇、山西孝義碗碗腔、湖南花垣縣苗劇、江蘇丹劇。

這些僅存新興劇種的現狀也不容樂觀,普遍存在著經費不足、創作力量薄弱、演出陣地萎縮、人員流失嚴重等問題。很多劇種只有一個劇團,沒有自己的劇場。不少劇種沒有在觀眾中叫得響的領軍人物,沒有過硬的劇目。有的劇種勉強維持生存,無法創作新戲。后繼乏人,演員尤其是被稱作劇種靈魂的音樂作曲人才的匱乏,使劇種前景堪憂。

吉劇曾在吉林十分紅火,但如今下鄉演出,只有搭演“二人轉”才能找到市場,這使脫胎于“二人轉”、曾經青出于藍的吉劇處于十分尷尬的境地。戲劇評論家汪人元指出,很多新興劇種沒有嚴謹的藝術規范,沒有豐厚的傳統劇目,程式、行當不齊全,劇種流行范圍小。劇團少又無法競爭和交流提高,因而當市場經濟大潮襲來時,往往是劇團受沖擊,劇種就受影響,不少劇種就是這樣消亡的。

著名戲劇家劉厚生指出,劇種流行地區的大小,決定其生存狀態。新興劇種是小劇種,流行地域相對較小,如果只局限于某一地區演出,勢必會保守排他,不利于劇種發展。他舉例說,200年前徽班進京才有了京劇,新興劇種完全可以從一地向外擴展,劇種之間互相交流,也可以擴大新興劇種的影響。

挖掘特色找出路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話劇舞臺上哈姆雷特的感嘆如今成了新興劇種的艱難選擇。

回顧新興劇種的歷史,可以看出,新劇種所以能夠形成,一般有三個條件。一是黨和政府的扶持;二是都有一批創作人員的奉獻,有代表性的演員;三是有相對穩定的觀眾群。而今新興劇種要擺脫困境,仍需這三個條件。“政府扶持包括資金和政策兩個方面,對新興劇種的方針政策,應該是:保護、扶持、創新、發展。”戲劇家曲潤海說。

在幾十年的發展中,新興劇種也已形成了自己的表現特點和美學特點,而這些特點又是與劇種形成前的民間藝術的傳統相聯系的,因此對這些東西又一定要堅持,也就是說一定要更好地吸收母體的營養,保持和強化劇種的特性,那就是其地方性和民族性。如北京曲劇的“北京味”,彝劇的“松毛味”等。

鑒于新興劇種程式少,具有包容性和開放性,不少專家建議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向老劇種和流行藝術學習和借鑒,積極開拓創新。不學習老劇種不能更快地成熟;不借鑒流行藝術不能獲得新的觀眾。但是這種學習和借鑒要把握好分寸,不能使自己變成老劇種或流行藝術,因為那樣就失去了新興劇種存在的意義。

在劇目創作上,有些劇種已積累了許多成功的經驗,應該堅持并應進一步發揚。中國戲曲現代戲研究會會長姚欣指出,新興劇種要建立起自己的保留劇目,并形成保留劇目常演制度。同時積極移植其他劇種的優秀劇目,以彌補創作力量的不足。

至于人才培養,龍江劇的白淑賢為新興劇種做出了表率。2000年,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白淑賢自辦戲校,已培養了兩批演員。她的學生李雪飛成功主演了《梁紅玉》和《鮮兒》,被譽為“小白淑賢”。同時,一批“小小白淑賢”正在迅速成長起來。北京曲劇與中國戲曲學院合作開辦曲劇班,兩屆畢業生為劇種注入了新鮮血液。云南彝劇也與州師范學院聯合辦班,培養表演人才和創作人才,尤其是作曲人才。

也有人說,新興劇種是當年“造戲運動”的結果,本不符合藝術規律,大浪淘沙,可任其自生自滅。但專家們指出,現存的15個新興劇種,均是藝術上比較成熟的劇種,有其不可取代的價值。戲劇評論家王安葵說,我國古代的有些藝術樣式,如有些漢族的舞蹈,在歷史的變化過程中失傳了,但有一些卻在戲曲中保存了下來,以致一些研究舞蹈史的人要通過研究戲曲來研究古代舞蹈。這些新劇種能夠對于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全面保護發揮重要作用。而有3個新興劇種進入了非遺名錄,即說明新興劇種的存在意義。

令人欣慰的是,雖然面臨困境,但新興劇種的從業者們并不是坐以待斃,而是行動起來,尋找生路。除了在城市演出外,多數新興劇種都選擇回到基層農村來開拓市場,吉林省松原市滿族藝術劇院院長李靖、河北唐山演藝集團公司唐劇部主任黃寧、云南楚雄州民族藝術劇院院長邱衛東等均表示要多下鄉演出,服務農民;吉林省吉劇院院長羅成金則透露吉劇要進入旅游市場。文化部藝術司司長董偉則希望新興劇種所在院團向民營劇團學習,堅持下基層演出。他說,戲曲本源于民間,新興劇種更是地域文化的成果,理應回到民間汲取藝術營養,尋找創作靈感。只要植根沃野,還戲于民,新興劇種定會走出困境,重現輝煌。

本文《積淀不足陷困境 新興劇種:生存,還是毀滅》地址:http://www.sakybe.icu/xiqudaquan/mingpian/works/3970.html

上一篇:開封戲劇與“楊家將” 下一篇:二人轉《正月里來是新年啊》唱詞
新興劇種相關文章

欄目導航

戲曲文化網微信公眾號
棋牌龙虎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