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戲曲文化網
聽戲看戲學唱戲就上戲曲文化網!
當前位置:主頁 > 戲曲名家 > 戲曲名人 >

尚長榮 傳統戲曲有“高臺教化”的作用發揚傳統文化要做得更好

“這次會議是我在戲曲演員的人生經歷當中最難忘的,是我最受教育和最受激勵的會議。”在北京參加了由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的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的中國劇協主席、京劇名家尚長榮,在提到這次會議時用得最頻繁的是“激勵”、“鼓舞”這兩個詞。“這個講話是最適合當今中國國情的。”年過古稀的尚長榮說到這一句放慢了語速,似乎是在斟酌用什么樣的詞才能準確表達自己的感受。“講得真切,真不僅僅是在那兒做報告。”尚長榮感慨道。

1 甘受清貧堅守凈土

作為中國劇協主席,在此次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尚長榮在發言時,特別提到了目前基層戲曲院團的生存狀態,“近年來,戲曲人尤其是基層院團處在非常邊緣化的現狀中,但他們仍然甘受清貧,堅守著精神領域的一方凈土。”他還強調:“如果為了利益而摒棄傳統文化,如果中華民族精神家園的最后底線無法堅守,那么藝術舞臺將逐漸被歐美所取代,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非中華文化的載體將大行其道,那是我們不愿見到的。”尚長榮告訴記者:“我在擬發言的稿子時就想,要提一提啊。”

尚長榮說:“曾經有一段時期,戲曲非常邊緣化,地方劇種在縮減,演出院團在衰落,但很多基層戲曲院團奮戰在演出第一線,堅守著中華傳統文化和中華美德的一方凈土,雖然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很艱苦,有時甚至借債做一點適當的布景和服裝,但他們演出來的戲卻是弘揚中華民族美德的真善美,真正實現了價值取向與藝術追求的統一。總書記的講話進一步鼓舞激勵了我們,給予戲劇工作者更多的啟迪和力量,我們的腰桿更硬了,底氣更足了。守護和發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工作不但要做下去,還要做得更好。”

2 觀照現實古為今用

在座談會上,尚長榮還講到了自己創排的《曹操與楊修》《貞觀盛事》《廉吏于成龍》等作品,并表示“文學藝術不僅要帶給觀眾藝術享受,還應有觀照現實和啟迪作用”。而總書記在插話時也表示《貞觀盛事》《廉吏于成龍》等戲“有警示啟迪的作用,很有現實針對性,真正起到了繁榮發展文藝工作的作用”。

《貞觀盛事》是尚長榮“三部曲”中的第二部。這部1999年首演的大戲講述的是李世民和魏征君臣之間的一段故事。尚長榮說,這個戲的焦點在于李世民納諫與魏征的敢諫和善諫,劇中講到了李世民納諫,遣散三千宮女的故事。一度曾有意見要把這個故事作為主題,“我覺得不妥”,尚長榮說。之后又有意見要把這個戲的主線改為皇帝納諫,“我說:否。這個戲的主線是魏征,核心是魏征,我們需要的是魏征精神,敢諫也善諫,而魏征諫的這些個,也是對當前有針對性的。”尚長榮說自己并非要堅持這個戲的第一主演是自己,這個戲應該是群星璀璨的,自己堅持的是這個戲的主題。

尚長榮還給記者講了一個小故事。《貞觀盛事》里有“夜訪魏征”一場戲,“李世民看到魏征的住所很簡陋之后說,想不到我大唐的名臣,‘院無高墻,頂不遮漏,屋無正廳’,住得很簡陋。令老太監馬上讓工部修繕,魏征馬上說,‘陛下,此舉差矣,焉能動用大唐國庫錢財,修繕魏征個人私宅。’每次念到這里觀眾熱烈鼓掌。”尚長榮告訴記者,這些戲并不是為了迎合討好觀眾,而是有歷史記載的。但有一次演出,曾有人建議把這一段改了,生怕會被認為是影射現實中的一些不良風氣,這立即遭到尚長榮的反對,“我說我這人記憶力不好,改不了,一改在臺上就只能胡念。”

尚長榮說:“當年周信芳的《徽欽二帝》也好、《文天祥》也好,梅先生的《抗金兵》也好,這都是有它一定的現實意義,起到鼓舞人心的作用的。”傳統戲曲從來都是有著“高臺教化”的作用,“舞臺雖小能演天下事”,傳統戲曲很多傳遞的都是真善美,觀眾可以從中感受到“忠孝節義”、“愛國主義”,受到潛移默化的。“這些都是正能量。勸人學好,鞭撻丑惡,很多戲展現那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尚長榮說。

3 傳統創新不必多爭

“文藝工作者要志存高遠,隨著時代生活創新,以自己的藝術個性進行創新。要堅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發揚學術民主、藝術民主,營造積極健康、寬松和諧的氛圍,提倡不同觀點和學派充分討論,提倡體裁、題材、形式、手段充分發展,推動觀念、內容、風格、流派切磋互鑒。”這是整個采訪中,尚長榮唯一一次拿著手上的學習材料,一字一句讀給記者聽的內容。

說到創新,尚長榮的“三部曲”也曾引起過不少爭議,他說:“京劇傳統積淀是深,但是你還得有新作出現。就拿前輩來說,譚鑫培當初也被批評有靡靡之音嘛,前人都吼啊,到譚鑫培那兒有旋律了,觀眾都愛聽,但保守派批評譚鑫培。到了四大名旦、四大須生,更好看了。要不我經常說,我們戲曲不是甲骨文哪,甲骨文是文物啊,咱這是活著的。”“京劇的歷史是一部不斷地去粗存菁的發展史,我們不能老吃藝術先賢嚼過的饃呀,吃人家嚼過的饃不香的。”

尚長榮說,自己前一陣子看一部電視紀錄片,其中采訪了年已九旬的京劇界前輩張春華,講到了當年演出京劇《俠盜羅賓漢》的事。“說起創新,南北都不保守。”而對于戲曲傳承與創新的爭論,尚長榮認為大可不必,“在學術上也好,文學上也好,不同流派,不同風格也好,那是正常的。”“繼承、創新的時候,各院團不同,各個名家各有各的追求,有不同的風格、不同的道路、不同的學派、不同的劇目的展現,這應該都是允許的。”“不要老是爭論繼承還是出新,原汁原味還是走火入魔,不要老在這個里面轉圈圈。我看,合乎邏輯的就能保留下來,傳流下去。”

4 呼喚“曹楊”排演精神

《曹操與楊修》是尚長榮與上海京劇院合作的第一個戲,回憶起當年排演該劇時大家認真投入的情形,尚長榮就特別感慨,“那時候都中了魔了,進了排練場,半個瘋子。”尚長榮告訴記者,當時排練都沒有人會遲到,有一次樂隊一位樂手的父親患重病,這位樂手到得晚了些,一進門就和導演道歉,說自己的父親病重,所以才到了晚了些,導演也被感動了。“那時沒有人遲到,風氣啊。”尚長榮說,“那時候是找苦吃,不怕苦,有一種精神。”“直到現在,”尚長榮嘆了口氣,“唉,現在都有啦,現在面包有了,牛奶有了,汽車有了,房子有了,空調有了,排練場有了,缺少的是當年的苦排《曹楊》的精神,呼喚哪。”

習近平總書記在此次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到了當下文藝創作的浮躁情緒,而對此尚長榮表示深有同感,他說自己以前在各種講座場合也常常提到這個問題。“我們現在的確浮躁,要潛心地去打磨戲,要接地氣啊。”“現在的毛病是急功近利,誘因就是物質,金錢是物質的一個,‘我搞這個戲得爭獎,有了獎我物質上就都有了。’這是非良性循環。”尚長榮感慨道,“我覺得我們如今最應提倡的就是務實二字,最要克服的就是浮躁的心態。為什么要再三強調克服浮躁的問題呢?在生活節奏日益緊湊的當下,凡事都講究‘速見成效’,而浮躁就是隱藏于這種種熱鬧背后的危機,人一浮躁就容易出問題。回顧以往五六十年,我們在浮夸浮躁上吃的虧是不少的,所以才特別要強調務實的作風。”

5 扎根生活體味人生

習近平總書記在座談會上指出,“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而說起生活給予自己的養料,尚長榮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說我這塊料也是從基層里鍛煉出來的,也跟老鄉睡一個草棚子去燒炭,那個時候認為是苦的,現在回想起來,那段生活,你現在再也不可能去體會了。那時我們帶著棉大衣都沒法穿,人家農民穿的是夾襖,我們穿棉襖,外面的棉大衣都不肯穿,不忍心穿。”尚長榮把這些人生經歷當作了自己的財富,“可以說正是那段磨難磨礪了自己的毅力,增強了自己對社會的認知、對生活的認知,對自己作為一個演員應該有社會擔當、有職業擔當的認識。”

“我們這些人,受過坎坷和寒冬的人,才知道陽光之下的坦途是多么美妙。”尚長榮說,“我趕上了好的時代,不然七十多歲我還能演戲?還能F調?”“我覺得我們首先考慮的應該是我們能為這個社會做點什么?不說大道理,就是在自己人生觀的定位上,索取和奉獻起碼應該是平衡的吧。要不我老愛說這句話,保爾·柯察金的話,‘一個人的生命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愧!  6 環境氛圍有待改善

在此次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到,“要高度重視和切實加強文藝評論工作,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倡導說真話、講道理,營造開展文藝批評的良好氛圍。”提及文藝批評,尚長榮對現在每部戲演完之后都要開研討會這種做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認為這種模式并不利于“說真話”,“我想要說真話,得先打個招呼,咱會后說。現在都是一種模式,看完戲以后專家開討論會,單獨請教不行嗎?這個模式就沒法說實話,為什么不能私下請教?”

當記者提及當年創排《曹操與楊修》時也有不同的聲音,而現在的評論環境不如當年時,尚長榮表示“那就想辦法營造那樣的環境呀”。他告訴記者,對于京劇《廉吏于成龍》也有不同的意見,戲劇評論家廖奔就曾撰文批評“于成龍”不夠真實,而這批評還是尚長榮自己“討”來的,后來該劇根據批評意見作了修改提高,成為上海京劇院又一部獲獎“大滿貫”的作品。

今年的中國京劇節取消了評獎,把評獎改為“評論”,尚長榮頗為贊同此舉。他告訴記者,第一屆中國京劇藝術節的時候評出了一個金獎、一個銀獎、二個銅獎,一共就四個獲獎劇目,“后來就越來越多了,上一屆十七個獎。”事實上,這些年雖然全國性的評獎已經有所削減,但演員和院團對一獎項的熱情卻并未減弱,往往一部戲在創作伊始就是奔著獎項去的,打磨修改也往往會更多迎合評委的喜好。尚長榮說:“古代張衡有一句名言,‘君子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恥祿之不夥,而恥智之不博。’我們要以古代先賢格言為行為守則,多一點擔當,多一點奉獻。”(記者 王劍虹)(摘自 《新民晚報》)

本文《尚長榮 傳統戲曲有“高臺教化”的作用發揚傳統文化要做得更好》地址:http://www.sakybe.icu/xiqudaquan/mingjia/artists/2390.html

上一篇:沈楚涵:十歲戲曲冠軍“煉成記” 下一篇:孟廣祿等名家助陣京劇晚會
尚長榮相關文章

欄目導航

戲曲文化網微信公眾號
棋牌龙虎技巧